鬼話連篇討論區 > 榕

鬼話連篇討論區 今日:62 |  主體:64

查看:1260|回覆:0

甲鬼假怪

發表於 2012-12-19 23:38:42 | 位置:XXX.213.118.XXX
「媽媽、媽媽,爲什麼樹上有這麼多人啊?」
「傻孩子…樹上怎麼會有人呢!別看了,媽媽帶你去吃冰。」

* * * * *

大家好,我想和大家分享發生在我小時候的一件事情,但是我必須先提醒你們,我可以看到鬼…
好久好久以前,我在鄉下的爺爺家門前,是一條好大的三叉路口,在正中間的位置有一株好大好大的榕樹。小時候我在那裡摔了一跤,卻因此逃過被從天而降的廣告看板砸到的危險,爺爺高興之下要我拜那棵榕樹為爺爺,『契孫』,現在是這個說法。
幾年後爸爸在台北找到了工作,於是我和媽媽隨著爸爸一同前往台北,在台北生活了兩年之後,我正滿七歲,媽媽帶我去廟裡拜拜算命,在算八字時,算命師說我八字無比之輕,終其一生必擺脫不了魑魅魍魎的糾纏,媽媽一氣之下把算命師痛罵一頓,只差沒有把攤子給砸了,事情鬧完後,她便帶我回家了。

* * * * *

之後發生了一件事…
爺爺去世了,那時我年紀還小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長大後才知道他是因為竹子刺穿背部才過世的,但媽媽和我說爺爺去美國玩了,等我長大以後才會回來。
爺爺?他沒有去美國玩啊,那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是誰在和我招手?
「阿軒,等等我和爸爸、叔叔要進去談一下事情,你在榕樹爺爺這等一下。」媽媽彎下腰來和我說。
「可是爺爺一直叫我進屋子裡去啊!」我天真的回答,卻發現媽媽的臉突然變得毫無血色。
媽媽發著抖說:「你亂說!爺爺他出去玩了。」
「可是爺爺在門口啊!」我嘟著嘴說道「爺爺坐在一根竹子上,就在門口。」
「不准再說了!給我乖乖站在這等我!」媽媽第一次如此生氣地對著我大吼大叫,一面用手指著我現在站的位子。
我紅著眼眶看著媽媽快步走進爺爺家,一旁的爺爺轉身盯著媽媽。
我嚇了一跳,爺爺不是坐在竹子上,而是竹子直直的插在爺爺身上,貫穿左邊的腰再從右邊的肩膀刺出來。
爺爺看了我一眼,說道:「要用功讀書喔!」
於是爺爺消失了,不是離開,而是從下半身開始慢慢的轉淡…慢慢地化為一縷輕煙。
爺爺去美國了嗎?

* * * * *

我上了小學,第三天就問老師爲什麼有個溼答答的同學都沒人理他,都默默待在一旁;校外教學坐校車出去,我和一位同學大吵一架,原因是因為他一屁股坐一位老奶奶腿上,雖然那位奶奶看起來一點也不痛。
神經科和精神科也都看過了,任何方法都試過了,媽媽和爸爸堅持說這是幻覺,只有奶奶說我是看到什麼『阿飄』。
我還不知道我人生的轉折即將開始,我小三的一個星期六,一如往常,爸爸和媽媽要去上班,爸爸會在中午時回家送便當給我。
那天中午爸爸帶了我最討厭吃的焢肉飯,放在餐桌上就回房去睡覺,我吃完後就去看電視,幾小時後,門口傳出媽媽急忙的聲音。
「阿軒,快和我去醫院。」媽媽對我說。
「怎麼了?奶奶呢?」想到爺爺的事,我急忙問奶奶的行蹤。
「奶奶...奶奶在醫院陪...」媽媽說一半,眼淚流了出來,她哭哭啼啼的說著「她剛剛坐車從南部趕來,她說要先陪在爸爸身邊。」
「那奶奶應該在家裡吧!」我疑惑的衝出這句問句。
媽媽沒有聽到似的,在醫院的停車場停下了車子,便抓著我往急診室奔去。
奶奶一看到我們便從椅子上跳起來,緊緊抱緊我和媽媽,她們兩個都是淚流滿面。
「奶...奶,你還好吧?」我搞不清楚情況的問道。
媽媽在奶奶回答我之前搶著說道:「醫生說什麼?」
「走了...」奶奶傷心的說「你去接阿軒沒多久,他就走了。」
「啊!」媽媽跪倒在地上,奶奶雖故作堅強,但卻仍擋不住傷心的淚水。
「阿軒,你還沒吃午飯吧?走,奶奶帶你去吃牛肉麵。」奶奶紅著眼眶說,完全忘了我們家是不能吃牛肉的。
「不用!爸爸有帶焢肉飯給我吃!」我感覺有一點被忽視了,於是我的嗓門有些大聲。
「不要再說了!你住嘴!到了這個時候!你還要撒謊!」媽媽歇斯底裡的大叫,我便與她一同哭了出來。
「阿軒,聽我說。」奶奶慎重的蹲下來,雙手撐著我的肩膀「你爸爸,中午去幫你買便當時,出車禍了...他...他已經...死了。」
死了!爸爸死了,那給我便當的人是誰?
「可是...爸爸剛剛有送便當給我啊,他還跑去睡覺了。」
「你...你胡說!」媽媽尖聲叫著。
「他沒胡說,那條路的確是在焢肉飯附近,而且老闆也說哥已經買過便當了。」叔叔沉重說,我才發現他一直坐在那「而且我們沒有在附近看到掉在地上的便當。」
「我要看爸爸!他是假的!爸爸在家裡。」我也尖叫著,歇斯底裡的揮著手。
下一幕,只看到奶奶雙腳一軟,昏倒在地上,大家急忙圍過去,爸爸...似乎也在人群中,悄悄地抬起奶奶。
事情過後,奶奶要住院一陣子,我和媽媽回到家後,我並沒有再看到爸爸,垃圾桶依然丟著一盒吃過了的便當盒。
爸爸的喪事辦完之後,媽媽決定要在我升國中時把我送去和奶奶同住;我並不知道,還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著我。

* * * * *

可能是因為巧合吧,媽媽在一位醫生的建議下決定讓我在台北先讀完國中,很明顯的,那位醫生並不能治好他所謂的『幻覺』。
考高中時,我故意不填寫奶奶家附近的高中,最後在媽媽的威脅下填寫了一所,非常不幸運的,我進了那所高中。
不知道怎麼說,我很喜歡奶奶,她和藹可親、燒的一手好菜,唯一的問題就是老家門口的那棵榕樹;每次回去經過那棵榕樹時,樹下都站著一群『人』,抬頭癡呆的望著榕樹,似乎在專注看著某東西。
一下媽媽的車,奶奶就從門口跑出來迎接我,一邊跑還一邊說著:「阿軒啊!快進屋子裡去,行李奶奶來拿。」
「不用了,」我說「我來就好了。」,說罷,我便一把抓起行李走進屋子。
媽媽和我嘮叨了一會兒,便抓著奶奶走到屋外的榕樹下說話,我在屋內嘟著嘴,隔著窗戶試著用讀唇語來知道她們在說些什麼。
我愣了一下,被微風吹開的樹葉下似乎有一雙腳,蒼白的懸掛在樹上。
我很自然的想著:「大概有是哪個人在樹下自殺吧。」,但卻暗自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要去榕樹下做任何事了。
媽媽走後,我很不習慣這沒有電腦、手機又收不到訊號、電視總是只有三台的鄉下。
在開學前,我把一些我根本不可能看的書都看完了,連睡覺都會夢到我和張飛、岳飛一起喝優雅的英式下午茶:突然,我感覺到有東西經過我的床頭。
我反射性的從床上跳起來,遠遠看到一個人影滑過。
「奶奶?」我問道,但我知道這是愚蠢的問題,因為剛剛那個速度,只有在奶奶去菜市場搶兩件一百的衣服時才會有的速度,問題是平常在家裡的奶奶,平均時速只有五公分。
我從床上慢慢滑下,踮著腳尖走往客廳。
「如果是小偷就糟糕了。」我一邊走路一邊摸索到了奶奶健身用的鐵棍,但是客廳沒有人,沒有人經過的跡象。
一道燭光從奶奶房間投射出,我走過去。
「奶奶,你還沒睡啊?」我問坐在床邊的奶奶。
奶奶從床頭轉頭,急忙抹抹眼角,說道:「阿軒啊,你怎麼起來了?」
「喔,我剛剛看到有人走進我房間,是妳嗎?」我問。
「不是我,」奶奶皺著眉頭說「唸唸經,『它』就不會來找你了。」,但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去拿那本用來墊床腳的經文。
我和奶奶說聲晚安後就急忙回房間,從窗戶往外看那棵榕樹時,樹底下站了一個人。
是爸爸!


續文



我吸了一口氣,瞇起眼想看清楚。
爸爸和其他『人』一樣,抬頭望著榕樹。
我正在想,我現在有三個方法,可以出去看看怎麼回事,但我一定不會這麼做;我也可以去和奶奶說,但是他一定會叫我念經;最後,我可以倒下去繼續睡,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。
當我再起床時,已經天亮了,我馬上抬頭看榕樹,底下沒有半個人,只有幾雙腳懸掛在樹上,巧妙的被樹葉遮住。
「有沒有唸經?」我一走進客廳,奶奶就端給我一碗稀飯,並問道。
「有。」我撒謊。
「好乖。」奶奶大力的揉亂了我剛抓好的頭髮。
我吃了一口稀飯,決定問道:「奶奶,我晚上在榕樹下看到人,那是鬼嗎?」
「不能說鬼,要說好兄弟,他們曾經也是人啊!」奶奶慎重的說,並放下筷子。
我唏哩呼嚕的把稀飯吞完,就跑回房間,中途我瞟到了奶奶在喃喃自語。
當奶奶在廚房準備午餐時,我決定去遙遠的書局買一些書,在騎了將近二十分鐘的腳踏車後,抵達了書局。
我急忙挑了幾本有關鬼魂的書,去櫃檯結帳。
回家後,我停下腳踏車,望著門前的榕樹,記得以前爺爺會和他的老人朋友們一起下棋,現在卻是空蕩蕩的沒有一人。
我吸了一口氣,大步走向榕樹下,在艷陽高照下那卻顯得格外陰涼,陰風陣陣。
我鼓起勇氣抬頭,令我驚訝的一幕卻是...榕樹那長長垂下的氣根上,緊緊纏住了數百位好兄弟的脖子,一個個翻著白眼吊在氣根上,我尖叫了一聲,轉身欲往家門口跑,但是我卻在鬼影中看到熟悉的面孔。
是爺爺!
「爺爺!」我驚恐的叫著「你怎麼在這,我...我放你下來。」
我跑進屋裡尋找剪刀,奶奶問我:「阿軒啊!你怎麼啦?」
「我看到爺爺的鬼魂!」我激動的大叫「他被榕樹氣根纏住了!」
「別救他,」奶奶認真的說道「榕樹的氣根本來就會纏住好兄弟,你爺



請先登入
© CopyRight 2002-2012 38girl.net (三八女孩討論區) All Rights Reserved.